著名画家李世南纵论扬州画派 传承既要融入其中也要跟随时代

扬州市新闻工作者协会  2018-07-09 13:35:28 

      扬州网讯昨日下午,著名画家李世男作客位于江都区扬州艺术馆,和贾修森、徐震、邹国美、王白桥等扬州本土画家座谈, 论及对于扬州画派的传承。李世南坦言,要将自己融入其中,更为重要的则是跟随时代的创新。

谈扬州画派

扬州仓库里的宝贝

研究需触摸到他们的灵魂

李世南介绍,来扬州之前,他去了深圳,一家出版社即将出版他50年以来的作品,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能够了解他艺术生涯的跋涉,以及取得的成就。“从深圳回到北京,一定要来扬州。每次来扬州,都很兴奋,很向往。”

李世南多次来过扬州,最早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,生平第一次尝到了活蹦乱跳的醉虾。以前来扬州,都是享受美食,饱览美景,现在来扬州,就是考察研究,有着很深的体会。为什么扬州这块水土可以产生扬州画派?扬州画派中的代表人物,就是“扬州八怪”,现在公认的15位左右的画家都是“扬州八怪”。

这次到扬州,李世南去了片石山房、金农故居,回到宾馆后,就用绘画进行写生,每到一地,都会有这样的习惯。前天,去了罗聘故居,心情很激动,走在巷子里,看到门很小,故居墙上有罗聘作品的印刷品和画像,似乎产生一种幻觉,当时罗聘走在小巷里是什么样子?在画室里画画又是什么样子?了解一个画家,就是要进入这种状态。只有到这个地方,了解画家的生活状态,看他结交什么样的人,才能充分了解。

李世南说,扬州八怪的画册就放在自己的案头上,每天都会看。以前是看的徐渭,现在喜欢看李鱓、李方膺,这些画册是死的,但是到了扬州,这些画册就活了起来。当时,扬州有很多盐商,也是儒商,有了他们的资助,产生了扬州画派。在北京,就不可能产生扬州画派。当时,中国也有其他画派,但扬州画派的画家们选择大写意。扬州八怪中的画家们,大部分是从外地来的,生活比较艰难,郑板桥的生活还好一些,对于百姓生活抱有同情心。罗聘的生活就比较艰辛,画作就是对社会的批判,是无声的讽刺。在故居里看罗聘的作品,虽然是文人画,表现了悠闲的生活方式,但其中有忧伤的情绪。

李世南感叹,学习研究传承扬州画派,首先要把自己融入其中。比如李方膺的竹子,为什么李方膺能够画出这样的竹子?这要充分思考研究,有幸扬州能够诞生这批人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扬州画派产生在扬州,是仓库里的宝贝,要为我所用,不去学就傻了。在绍兴,没有人去学徐渭,这就是看不到身边的宝贝。

李世南说,自己到扬州,就是希望能够学习。每次来扬州,都是考察,除了看故居,去拜祭石涛,去片石山房坐一坐,就是从各个方面了解他们体验他们的生活,比如街巷、饮食,了解他们的创作方式,就能触摸到他们的灵魂,这就是气,这太重要了。“我们研究任何一种画派,都要去了解精神,灵魂,如果只是模仿,那只是皮毛。”

谈继承传统

习画从形似到神似

继承传统“风筝不断线”

如何更好传承扬州画派?李世南说,对于自己的实践而言,首先是学习技术,他很喜欢李鱓、李方膺,一本本学习他们的画册,比如李方膺的梅花竹子,很有个性,一看就是李方膺的作品。好的画作,如同一架完整的机器,学习时首先要研究每一个零件,随后让每个零件都磨合好。然后放开,把自己的东西放进去,新作里面有李方膺的,有李鱓的,更重要的是也有自己的。过去都是一本本临摹,从形似到神似。

这就牵涉到人的品格,学画的过程中,最高境界就是不落痕迹,不能让人感觉到,但是一看上去,这里面就有郑板桥,这就是风筝不断线,这根线就是传统,没有这根线,风筝就吹远了。

谈画派走势

过去画派是大合唱

今天更强调个人的崛起

李世南说,地方画派的没落是必然的,现在生活在北京80%的画家,都是外地人,很多优秀画家都是外地的,这是信息发达的时代,不会产生地域画派。地域画派是我们的遗产,更需要现代画家的推动,年轻的画家要创新,要有个性,如果你是某某画派的徒子徒孙,一定会被时代淘汰,哪怕你画得和徐渭一样也没用。

李世南介绍,自己的艺术是S型,一会传统,一会现代。比如画扇面时,希望别人看扇面一看就感觉是古代的东西,第二天就可能画了现代。这就是走两个极端,这是自己的经验,艺术上蛇形前行,一段时间完全复古,过段时间学习现代,西方也有很多东西,很多理念是非常新颖的。别人看自己作画时很惊讶,因为往往画国画时,旁边放着西方的画册。西方美术和中国美术,是有很多共通的地方的。

李世南建议,传承扬州画派还要更加开放,因为时代总在发展。别人看现代的画,是21世纪的艺术,画派的衰落是必然的,这种衰落是必然的,是无可挽回的。如今的画家,要比前者走得更远。扬州有这么好的传统,要在传统上创新。扬州八怪的出现,那时是少见多怪,当时看是创新。而现在的时代是多见少怪,大家看到的东西太多了。扬州八怪是历史的名词,自己在学习过程中,主张拿过来,变成我的东西,而且要往前推,这是必须要做到的。

现代的时代,信息太灵通了,不会再产生地域画派。到21世纪,更加强调个人的崛起。过去,地域画派是集体的崛起,是一群人,是大合唱。到了今天,更需要个人,更需要个性,画家需要视野的开阔,不能拘泥于过去,希望大家能够一个人一个人地立起来。

谈文人画

文人要有担当精神

评价画作有三个标准

李世南说,一位成功的画家,除了才情、勤奋,还要有机遇,缺一不可。文人画,首先就是文人,看书看得多,只能是知识分子。文人要有使命,要有担当精神,文人画要有文化的修养,要有品格。苏东坡有时间画画吗?他也是大书法家、大画家。徐渭也不是每一张画都很经典,但是有几张兼顾高度和难度,那他就是大师了。弘一法师的书法,也没有太多技巧,但是没人学得到,这就是个人的修养。关键在于他们的修养好,品格到了,阅历到了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。文化底蕴太重要了,首先是文人,画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。

现在的大写意很少,这就要求很扎实的基本功,写意不是写字写得好就去画画,画画的技巧更多,绘画的用笔比书法更加放得开,这是书写的意趣,千万不要走向抽象。

李世南评价作品有三个标准,能否见中国画的精髓,也就是写意精神?有没有个性?有没有创新?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,在美术史上,就是你推一把,我推一把,才能往前走。如果只是谁的徒子徒孙,一定会被淘汰。

谈未来打算

再活20年完成自我

帮助扬州画家走出去

李世南笑称,自己今年79岁了,还在游学,感兴趣的地方就要去,去了还要学到东西。下一步要画山水,感觉自己的花卉人物已经完成了,还想用十年时间,完善自己的山水笔墨,和自己的人物语言合拍。此后,还想要用十年时间,完成自己的书法。必须还要再活20年,完成自己的目标。

对于大写意来说,不活到85岁,基本上没入门,只有到了90岁,才能进入“人画俱老”的境界。自己现在快80岁了,人家说“老气”出来了,但是自己还要把这个速度放慢,这就是修炼的过程。

李世南说,他24岁到北京,到艾青家里学习,看他收藏的齐白石的作品,这就是气,传统的气。年轻时遇见很多可敬的老前辈,他们对自己都很好,他现在遇到年轻画家,也想对他们好,就是想把这种传统继承下去。当然,李世南也很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,身边都是年轻人,年轻人也带来全新的气息。如果一个90后说,喜欢我的画,那自己会感到很喜欢。他现在每天都去咖啡厅,就是去年轻人多的地方。这次来到扬州,担任扬州艺术馆的艺术顾问,今后会常来扬州,也有责任帮助扬州年轻画家走出去,帮助把他们推出去。